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xsz1990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一个专科没上完的85后驻马店小哥,靠字画鉴定成了北大客座教授和故宫特约顾问丨豫记》  

2017-06-19 16:39:35|  分类: 名人大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来自驻马店遂平县的盛昶砚,1985年出生,只有大专学历,却被北大聘为客座教授,被故宫博物院聘为特约顾问,在日本和韩国办过作品展。


只有32岁的他,是字画鉴定行业里不折不扣的“年轻人”,但启功先生却夸他“慧眼识真,德品兼尚”,一个河南农村娃是如何练就一双字画鉴定“火眼金睛”的?


一个专科没上完的85后驻马店小哥,靠字画鉴定成了北大客座教授和故宫特约顾问丨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文 图  胡慧颖 百晓僧

豫记微信号:yjhltxdjm

 


鉴定行当里的年轻人

被考古牵走了魂儿

 

初见盛昶砚,他身着蓝衬衫配西装裤,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颇有学者的儒雅。这跟我脑补的长衫、马褂、老花镜的“字画专家”形象的确颇有差距。

 

盛昶砚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小九九,主动自我调侃:“我是85年的,只是大家都说我长得有点着急!”在字画鉴定这个行业里,32岁的盛昶砚,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年轻人”。


 接着,盛昶砚又开始了自爆:专家都是虚名,他的学历只到大专。


一个专科没上完的85后驻马店小哥,靠字画鉴定成了北大客座教授和故宫特约顾问丨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这位80后的专家,来自驻马店遂平农村。在同龄的小伙伴迷恋枪炮飞机的时候,盛昶砚被考古牵走了魂儿,兴趣来自于大伯送的一套书,《中国文物考古丛献考证》。


河南虽是文物大省,但盛昶砚的周围,没人知道考古究竟是什么。

 

那时,河南博物院还在筹建,盛昶砚只是从电视里隐约见过博物馆的样子。“当时的条件,想获取考古相关的资料和书籍很不容易”,那套《中国文物考古丛献考证》,陪伴着盛昶砚度过了小学和初中。

 

那时候的农村娃,但凡上不了好大学的,大都选择去技校学一门手艺,或者直接南下到大城市里打工。盛昶砚读的专科学校里没有“考古学”这个专业,父母也认为,专科毕业出路不大,还不如学一门手艺来的实在。


于是,专科没上完的盛昶砚选择退学当“北漂”。因为在他心里,北京有全国最大、最多的博物馆,他特别想去北京看看。

 

父母虽主张盛昶砚学一门技术,但并不赞成他学考古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。可是,盛昶砚实在割舍不下对考古的喜爱,到了北京,他径直扎进了琉璃厂。

 


他借跑腿儿送货的机会

受到启功等大佬的赏识

 

琉璃厂,坐落的地方原是郊区,因专为皇家烧制琉璃瓦而得名。元明两代,琉璃厂是当时朝廷工部的五大工厂之一。

 

现在我们所说的琉璃厂即琉璃厂大街,位于现在的北京和平门外,包括东、西两条街。琉璃厂大街起源于清代,当时各地赴京赶考的举人们多集中住在这附近,带动了该地销售书籍和笔墨纸砚的生意。发展到现在,琉璃厂大街已经是一个集生产和销售为一体、享誉盛名的文化街区了。


一个专科没上完的85后驻马店小哥,靠字画鉴定成了北大客座教授和故宫特约顾问丨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对于盛昶砚来说,来到琉璃厂仿佛“鱼儿见到了水”,他喜欢这里的一切。盛昶砚与琉璃厂的渊源很深,读书的时候,但凡寒暑假,盛昶砚都会到琉璃厂“泡”一阵子。

 

退学北漂的那年是2002年,盛昶砚成了琉璃厂的一名全职学徒,他借着跑腿儿送货的机会,见到了史树青、单国强、启功等著名的书法大师们。每当遇到一些想不明白的专业问题,他也会利用送货之便,将问题写在字条上,悄悄塞给老先生。

 

盛昶砚很活跃,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。但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,正是玩性大的年纪,况且他身在繁华的北京,又在热闹的“皇家”琉璃厂,那颗年轻的心偶尔也会浮躁。


一个专科没上完的85后驻马店小哥,靠字画鉴定成了北大客座教授和故宫特约顾问丨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琉璃厂常常有各种各样的展会活动,盛昶砚有很多机会见到名家大师,但偶尔一两次的交流并不能解决心中的迷茫。

 

“没有目标,不知道从哪下手”,盛昶砚回忆自己当时的状态,“我没有接受过系统专业的理论学习,理论方面有很大的欠缺,技术上也只是按部就班地在学习班里跟师傅学。”

 

师傅告诉盛昶砚,学习得出来的只是理论,只有在实践中摸爬滚打,才能本领过硬。盛昶砚慢慢学着净心、戒躁,有空就去对门的中国书店看字帖、临帖,还参加了店里的篆刻学习班。


 在一次活动上,盛昶砚结识了首都博物馆常务副馆长张宁,张宁也是河南人,他看到盛昶砚写的字有几分功力,便勉励这位小老乡要好好练习,把基本功打扎实。后来,经他推荐,盛昶砚去了北京大学文博学院进修,弥补了理论知识的短板。


一个专科没上完的85后驻马店小哥,靠字画鉴定成了北大客座教授和故宫特约顾问丨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如果说琉璃厂是一所大学的话,盛昶砚在里面摸爬滚打了10年才愿意毕业。从一张白纸的学徒到学得本领独当一面,再到最后走上鉴定职业,盛昶砚人生的几件大事都记录在他待在琉璃厂的岁月里。因此,但凡提到琉璃厂,盛昶砚总说,“我在琉璃厂学到的东西受益终生”。

 


 除了古玩字画

他还是“非专业豫剧鉴定专家”


我来采访他的时候,他的办公室正放着豫剧。少小离家,在盛昶砚看来,“在外的河南人有两个寄托。一是家乡饭,二是家乡戏”。

 

盛昶砚的专业是字画鉴定,谈及私下里的爱好,这位文质彬彬的专家堪称85后里的一股清流。在他的手机里,下载的不是古典音乐,也不是流行歌曲,而是地地道道的河南豫剧。

 

盛昶砚说,每到一个地方,他都要先找到那里的河南人,一起去河南饭店里吃顿饭,哪怕是几个普通的丸子都吃得津津有味。


一个专科没上完的85后驻马店小哥,靠字画鉴定成了北大客座教授和故宫特约顾问丨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满足了口腹之欲之后,精神寄托便是豫剧。谈及豫剧经典曲目,盛昶砚如数家珍:常香玉老师的《花木兰》,马金凤老师的《对花枪》,毛爱莲老师的《白奶奶醉酒》,还有刘忠河老师的《打金枝》等等。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,听一段豫剧能让他心神平静下来。

 

对于豫剧,盛昶砚不仅迷,而且还懂。他能分辨出戏里的每一个调门和每一个音律,盛昶砚戏称自己为“非专业豫剧鉴定专家”,“我那鉴赏(豫剧的)知识,都是跟《梨园春》节目里的朱超伦老师学来的!”

 

或许是职业和经历的原因,盛昶砚给人的感觉是超乎年龄的沉稳,也只有在提到河南老家的时候,他才表露出一些激动和活泼。

 

盛昶砚的身上有着“河南农村85后”群体的共性:没上过大学,北漂过,年轻浮躁、迷茫过,后来幸得大师的指点,加上自身的勤奋努力,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质的变化。同批去琉璃厂的学徒里,大部分现在依然还在琉璃厂,靠手艺而生。

 

而盛昶砚早已完成蜕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